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打传前线

涉案金额千亿 揭秘全国特大网络传销组织

时间:2019-03-28 09:10:11  来源:金羊网   作者:董柳

  参与人员共598万余人,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这是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心汇”)决定搞传销后取得的“业绩”。2017年7月,公安部对“善心汇”活动定性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近期,全国多地法院陆续对“善心汇”全国特大网络传销组织案进行宣判。本月21日,“善心汇”在广州地区的首例判决出炉:22名广州地区的高级会员被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刑。

  传销犯罪因其影响范围巨大,受到广泛关注。法律专家表示,本案有别于传统类型的传销,系通过互联网发展下线、吸收资金的新型互联网式传销,涉及互联网传销中下线人数的认定等问题。

  598万余人参与涉案金额1046亿

  张天明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初中肄业文化。2015年,迈入不惑之年的他受到云互助、3M等网络资金盘的启发,萌生了依托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打造类似网络平台系统的想法。此前的2013年5月,他在深圳注册了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心汇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100万元,经营范围为文化传播、广告业务、会务服务等。

  2016年春节期间,张天明将开发善心汇系统的思路和规划告知了公司的执行总裁燕某利,燕某利陆续提供给张天明20余万元资金用于开发系统。

  法院查明,2016年间,善心汇公司开发以互助模式和级差模式合成的新型传销模式——“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并上线运行,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构建“新经济生态模式”为名对外进行宣传,歪曲国家“精准扶贫”等有关政策,以高额回报引诱参与人变相缴纳门槛费,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与人继续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系统,骗取财物。该组织的会员缴纳人民币300元激活账号后,通过“布施”(投资)、“受助”操作行为获取静态收益,通过发展下线会员,根据下线会员的投资金额获得一定比例的返利即动态收益,同时还可向下线会员贩卖虚拟的“善种子”“善心币”获利。会员之间根据善心汇公司确定的收益规则进行资金往来,系统内没有资本增值渠道,依靠后期会员的资金投入支撑前期会员的盈利。

  司法机关认定,截至案发,参与“善心汇”传销活动的人员达598万余人,涉案金额达人民币1046亿余元。

  “靠拉人头和发展下线获取利益”

  张天明供述说:“善心汇会员可通过发展下线会员及一次性向公司购买一定数量的‘善种子’实现升级。高级会员包括功德主、服务中心。会员成为服务中心、功德主级别会员后,可向其五代以内下级会员销售善种子,赚取差价,并可以折扣价向公司购买‘善种子’‘善心币’,再向五代以内下级会员销售,从中获利。”

  据他供述,善心汇会员发展下线会员可获得动态收益,奖励制度为“跳级分润制”,即会员发展下线会员后,可分别从一代、三代、五代下线会员每轮赠与行为中获得赠与金额的6%、4%、2%作为提成。张天明称,设计三级跳级奖励,可避免会员在投资过程中的投机行为,以及规避法律对传销犯罪的打击。后为避免传销嫌疑,公司于2017年1月取消了第五代下线的返利,5月取消了第三代下线的返利。

  张天明甚至主动出面搞宣传,大量发展会员。此外,该公司还举行过4次大型培训活动,目的是给会员洗脑,扩大善心汇组织在全国的影响,中型以下的培训活动由每个服务中心自行线下组织。据此,张天明说:“实质就是靠拉人头和发展下线来获取利益,巧立名目进行网络传销。从2016年6月运营‘共享互助系统’以来,善心汇公司共盈利人民币10亿元以上,我个人获利人民币近20亿元。”

  “从受害者变成施害者”

  2016年5月,湖北人肖某通过他人介绍了解到“善心汇”公司后,随即在该公司网上平台注册账号,通过互联网和微信等方式进行宣传,积极传播、推介“善心汇”模式,发展下线。广州市黄埔区法院查明,肖某的账户在会员网络中处于第4层,其下级网络有29层,肖某的下线会员账户为255812个(其中已激活并实际使用的会员账户超过61900个),其直接下线会员有41人。

  37岁的广东罗定人张某浩供述说,自己从开始了解善心汇平台就意识到它随时存在资金崩盘、老板跑路的风险,但抱着游戏的心态参与其中,能接受这种风险。他为此建立微信群发展下线约200人。

  广州市黄埔区法院本月21日宣判认定:肖某等22人均为“善心汇”传销组织的高级会员,均通过参与“善心汇”组织,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人员累计达120人以上,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法院认定该22人均为从犯,部分人还有自首等轻判情节,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22人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至3年不等,均宣告缓刑并处罚金。这是广州地区“善心汇”网络传销系列案首例判决。

  截至目前,涉“善心汇”网络传销案陆续在全国各地法院审理、判决——

  2018年12月14日,湖南省双牌县法院对被告人张天明等10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处张天明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1亿元;对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判处1年6个月至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

  在广东,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陈某某判刑1年6个月;清远中院二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陈某标等4人判处1年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梅州市梅县区法院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刘某斌、李某良分别判刑5年6个月、5年3个月;佛山中院二审对卢某儿等3人分别判刑1年6个月至2年3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其中,卢某儿在上诉中说,其因误信他人而加入“善心汇”传销组织,自己投资“善心汇”血本无归,也是受害者。

  聚焦网络传销争议:

  ●“善心汇”是不是传销组织?

  在广州地区22人涉“善心汇”案中,部分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无罪的辩护意见。

  广州市黄埔区法院审理认为,“善心汇”组织会员通过购买“善种子”激活会员账号加入系统运作,并通过“赠与”“受助”行为及不断发展下线成员获取返利,“善心汇”系统自身没有资本增值渠道,惟有依靠发展下线会员来支撑前期会员的盈利,该系统的“跳级分润制”即是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下线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属于典型的“拉人头式”传销活动。

  ●网络传销下线人数怎么认定?

  梅州市梅县区法院作出的判决中,被告人刘某斌的辩护人提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下级会员人数是以身份证注册人数认定,而事实上可能存在一个会员借用多个人的身份证注册的情形,因此该数字不能客观真实反映下线人数,只能起参考作用。

  梅县区法院审理指出,经查,刘某斌的该账户在整个会员网络中处于第4层,下级层数33,直接下级23,总下级会员数为204187,获利20多万元;李某良的账户在整个会员网络中处于第5层,下级层数32,直接下级8,总下级会员数93835,获利10多万元。根据司法鉴定意见,被告人发展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的人数远远大于相关法律规定的情节严重的人数,结合被告人供述及证人证言,认定被告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情节严重,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广大群众要提高防范意识不被高利诱惑自觉抵制传销

  查处“善心汇”案时,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传销犯罪案件持续高发,不法分子不断变换犯罪手法,利用“金融互助”“爱心慈善”“虚拟货币”“电子商务”“微信营销”等各种名目,策划、组织传销活动,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公安机关将继续保持高压严打态势,坚决予以严厉打击,切实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同时,提醒广大群众提高防范意识,不被高利诱惑,自觉抵制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共同维护好经济社会秩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联合督导组到绿之韵检查
联合督导组到绿之韵检
安然集团总部、山东分公司公益植树活动盎然开启
安然集团总部、山东分
倾心公益25载 完美助力慈善万人行
倾心公益25载 完美助力
绿叶援建湖北宜昌美丽乡村建设
绿叶援建湖北宜昌美丽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